力天世纪股东饶国煌减持19万股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合计为54.99%

更新时间:2019-04-23 18:39:33

本网 4月23日消息,力天世纪股东饶国煌于2019年4月22日在股转系统通过盘后协议转让方式减持19.1万股,权益变动后饶国煌及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合计为54.99%。

据本网了解,2019年4月22日股东饶国煌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通过盘后协议转让方式完成19.1万股的减持,权益变动前饶国煌及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56.51%,权益变动后持股比例合计为54.99%。

据了解,本次权益变动系饶国煌通过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以盘后协议转让方式减持挂牌公司流通股,不涉及相关协议,不存在行政划转或变更、法院裁定等情形。

本新三板资料显示,力天世纪致力打造成为客家区域的全媒体广告传媒企业。

“人造肉”概念持续升温 多家相关公司提示风险

“人造肉”概念近期持续升温。5月9日晚间,多家上市公司就股价波动发布澄清公告,纷纷表示未涉足相关领域,主营业务亦未发生重大变化。业内人士指出,未来不排除有A股上市公司逐步布局“人造肉”市场。但受制于成本等因素,其发展路径仍存许多未知数,需警惕炒作过头情形。

撇清干系

截至5月9日收盘,丰乐种业股价连续四个交易日涨停。公司发布公告称,关注到资本市场关于“人造肉”传闻引发对涉及豌豆、大豆业务公司股票的关注。但公司没有豌豆种子业务,只有大豆种子业务。2018年度,销售大豆种子22.57万公斤,收入160.89万元,占公司种子销售收入的0.57%;2019年1-3月,销售大豆种子11.88万公斤,收入78.67万元,占公司种子销售收入的0.6%。

丰乐种业表示,未发现其他可能对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不存在关于公司的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或处于筹划阶段的重大事项。提醒投资者注意风险。

金健米业5月9日发布风险提示公告,公司主要产品有大米、面粉、面条、植物油、牛奶、休闲食品等。目前,公司主营业务未发生重大变化,公司股票价格近期波动较大,敬请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哈高科5月9日晚间公告称,公司目前不种植大豆,也没有生产基地,豆片原料来自外部采购。根据被称为“人造肉第一股”Beyond Meat公司招股说明书,其产品主要原料为豌豆蛋白,且强调其产品不含大豆成分。公司提醒投资者注意其中区别。2018年度,哈高科大豆深加工业务实现营业收入2575.72万元,同比增长9.29%,占公司2018年度营业收入的8.60%;销售组织蛋白547吨,销售收入351.81万元,产品毛利率17.76%。

纳斯达克上市公司Beyond Meat股价持续上涨,引发市场投资者关注,并在A股市场引发联动效应。近日,“人造肉”概念板块表现活跃,多只概念股连续涨停。此前已有海欣食品、来伊份、苏盐井神等多家公司相继发布风险提示或澄清公告,称公司未生产“人造肉”;东宝生物、交大昂立称不涉及“人造肉”业务。

警惕风险

资料显示,目前“人造肉”主要分为两类,一种是利用大豆蛋白制成,另一种则是利用动物干细胞制造出来。相比传统肉类,“人造肉”切合健

康环保趋势,因而被认为具有较大市场潜力。美国市场调查咨询公司MarketsandMarkets指出,2018年全球肉类替代食品规模约为46亿美元,到2023年有望达到64亿美元。

国盛证券研究认为,近年来伴随生活水平改善和提高,人们对健康、环保意识的提升,消费者开始接受“人造肉”这种新型食品。“人造肉”具有较大发展空间,其产业链与豆制品相似。BeyondMeat大涨带来极大效应,有望促进“人造肉”消费及国内厂家模仿。

国寿“廉颇未老”一季度保费增11.9% 甩开老对手平安人寿近800亿

本报记者李致鸿北京报道

导读

截至4月22日,五家上市寿险公司已悉数公布2019年第一季度保费收入数据本站报道记者坦言:“2019年这次‘开门红’,中国人寿准备得很充分,包括全系统统一组织、多元化产品策略、资产负债联动等。一些寿险公司保费收入放缓是出于结构调整的考虑,还有一些则是误判,没有搞清主要同业采取的产品策略,打法保守。”

同期,平安人寿保费收入1958亿元,同比增长7.3%;太保寿险929亿元,同比增长4.0%;太平人寿保费收入600亿元,同比增长9.9%;新华人寿保费收入432亿元,同比增长9.6%。

利差损忧虑“降温”

在寿险业,规模和质量似乎是不可兼得的“鱼”和“熊掌”。中国人寿一季度保费收入高歌猛进的同时,在产品策略上主打预定利率高达4.025%保险产品的行为也受到了质疑,引发了市场对其利差损的担忧。

所谓利差损,即保险资金投资运用收益率低于有效保险合同的平均预定利率而造成的亏损。造成利差损的主要原因有二:一方面是负债端的预定利率偏高,另一方面是资产端的投资收益偏低。

此前不久,银保监会在暂停寿险公司报批预定利率为4.025%的普通型终身年金产品后,对寿险公司年金保险产品经营情况开展调研,其中预定利率也是调研重点之一。

这种担忧不无缘由。20世纪90年代末,国内一年期存款利率从最高10.98%一路下滑,一些寿险公司不仅没有认识到利差损的危害,反而认为寿险产品收益率偏高,是拓展业务的好时机,结果“卖得越多,亏得越多”,最终在监管部门接连发文下调预定利率后才刹住车。

彼时,几家大型寿险公司皆在不同程度上尝到了苦果。在《迷失的盛宴》一书中,对于利差损的危害,有这样一段评述:中国保险业的三大不良资产,首先是20世纪80年代的“长尾保单”,其次是20世纪90年代初期的“乱投资”,但是负面影响的是最晚产生的“利差损”。

对此,一位中国人寿内部人士解释称:“中国人寿在设计产品、设定销售目标的时候,已经充分考虑了资产久期情况,甚至已有相应资产进行匹配,出现利差损的概率十分低。”

在中国人寿2018年度业绩发布会上,中国人寿董事长王滨便对这种质疑进行了间接的回应:“坚持效益业务上规模,规模业务提效益,保持新单稳定增长,首年期交较快增长,推进保障型业务的快速增长,核心指标持续增长。”

从中国人寿保费收入的单月数据本站报道记者表示:“保险行业是经营风险的,几乎不存在无任何风险的业务;寿险经营是长期的,不能因为1-2年投资收益的高低来频繁改变长期预期;只要公司业务处于稳健发展中,负债成本反映一定当期市场水平,长期来看,投资收益仍有望覆盖成本,并带来利润。”

相关热词搜索:变动权益

飒聚百:4.22日黄金走势剖析建议,如何做单才干盈利赚钱!

周三走势和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