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泰控股违规为大股东提供42亿借款担保被“ST” 上市公司或垫资偿债

更新时间:2019-04-12 13:55:29

【财联社】在未经公司决策程序的情况下,刚泰控股(600687)违规为其实控人徐建刚及其一致行动人提供了16笔共计42亿元的借款担保,刚泰控股因违规担保被“ST”处理。

徐刚建表示对借款提供了51亿元质押物,但未提及现金清偿债务。律师表示,若徐刚建无力现金偿债,上市公司负有担保责任,或将先行支付现金偿还债务,再处置控股股东资产收回资金。

巨额违规担保

上交所的一篇问询函揪出刚泰控股巨额违规担保。

4月10日,刚泰控股收到上交所有关公司担保事项的问询函。问询函称,刚泰控股为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违规提供担保,并要求刚泰控股对担保明细、债务明细、控股股东债务情况、抵押物变现是否受限等诸多问题进行核实披露。

4月10日晚间,刚泰控股发布核查公告称,经向实控人徐建刚询问,未经决策程序的对外担保共16笔,涉及金额约42亿元,目前尚未偿还的本息约34亿元。

徐刚建表示,除上市公司提供担保外,其额外提供的质押物约51亿元,但并未对抵押物明细,以及抵押物变现是否受限进行解释,也并未提及剩余债务的偿还计划。

根据《股票上市规则》规定,由于违规担保,刚泰控股自4月12日起由“刚泰控股”变更为“ST刚泰”。另据规定,对因违规担保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股票,需出具会计师专项审核报告、收款凭证等证明提供资金事项已消除的证明文件,才能向交易所申请对其股票交易撤销其他特别处理的。

上市公司承担巨大风险

对于巨额担保风险,控股股东若无力清偿债务,上市公司将承担巨大风险。

徐刚建在核查公告中强调,借款担保仅为名义担保,其提供的51亿元质押物足够覆盖借款本息。有不愿署名的律师对记者表示,一般来说名义人就是证明的,不需要承担连带责任,而担保人是需要承担还款责任的,若是借贷者不还,担保人就需要还款,名义担保应该就是担保人。

“对于债权人来说,借款人和担保人是平行关系的,如果借款人把钱还了,那什幺事都没有,如果还不上到了执行程序,借款人有抵押物可执行,担保人有现金可执行,大多数债权人都会选择执行担保人的现金,不会去等房产、厂房慢慢拍卖。”上述律师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8年三季度,徐刚建分别通过上海刚泰矿业有限公司、刚泰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刚泰投资咨询股份有限公司持股刚泰控股24.83%、13.13%、4.33%股权,但质押率分别为100%、99.96%、95.45%。

刚泰控股也在公告中提示,如果徐建刚及控股股东不能偿还上述相关借款,存在刚泰控股承担担保责任进而造成损失的风险。上述担保事项作为公司或有负债,有可能对公司财务状况产生较大影响。

虽然刚泰控股认为风险较大,但未将实控人清偿债务作为解决担保风险的首要途径。刚泰控股将申请法院判定担保无效放在解决担保问题的首位,刚泰控股在核查公告与风险警示公告中均表示,这16笔担保未经公司有决策权限的决策机构批准,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申请以上担保无效,但是申请担保无效能否获得法院的支持存在不确定性。

上述律师对财联社记者表示:“从公司披露的情况来看,刚泰控股的担保是对外有效的,想申请担保无效的话,在司法实践中,估计可能性不大。公司内部决策程序只能是对内,而不能是对外,公司只要给人家盖了章,出了保函,或者在某个担保文件上盖了章,承担了担保责任,不管公司内部的决策程序是否经过批准,对外都是有效的,都应该承担担保责任。”

“想要解决担保风险问题,要幺控股股东全额偿还贷款,了结此事,要幺上市公司承担责任以后,再向控股股东追偿,由上市公司先掏现金偿还债务,再去处置控股股东的资产,收回现金。”律师表示。

刚泰控股发布的核查公告与风险警示公告中均未提及敦促控股股东尽快清偿债务的处理措施,只在提出:“公司将敦促控股股东尽快通过处置资产等多种方式消除违规担保情形。”

赚钱机器波司登又回来了?

  2017财年(注:指2017年4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止),公司业务支出88.8亿元,同比增长30.3%,以2008财年为基准,CAGR到达7.6%。利润总额到达6.4亿元,同比增长73.3%,以2008财年为基准,CAGR为-1.6%。
  公司不但与迪士尼公司互助推出系列羽绒服,并且还斩获了“2019年度《Outside》年度配备大奖”,成为中国独一的专业羽绒服获奖品牌,风头可谓临时无两。
  自2015年开端,公司的业务支出以及净利润曾经一连三年获得增长,彷佛当年谁人众所周知的品牌又返来了。
  凭据公司的说法,公司业绩的改进重要得益于两个方面:一是公司践行以羽绒服业务为焦点,鼎力大举生长多品牌化以及四序化战略,二是库存办理以及批发网络的优化。
  我们来求证一二。
  一、业务阐发
  现在,波司登的业务支出重要来自以下三项业务:羽绒服业务、贴牌加工办理业务以及非羽绒服业务。
  (一)、羽绒服业务
  固然比年来羽绒服业务的支出占比有所降落,支出占比从2008财年的87.7%一起下滑到2017财年的63.6%,但仍旧是公司的业务焦点。
  非羽绒服业务比年来生长势头较好,营收占比逐年递增,2017年业务支出约22.9亿元,占总营收的25.8%。
  羽绒服业务是波司登的立品之本,公司为了富厚羽绒服产物条线,将“波司登系列”定位为中高端,将“雪中飞系列”定位为中端,将“冰洁系列”定位为低端、主打性价比,此中波司登主品牌占据着霸主职位地方,占品牌羽绒服贩卖额85%以上。
  (二)、贴牌加工办理业务
  贴牌加工办理业务,便是代工消费。委托贴牌的企业卖力研发、计划、市场开辟,而受委托公司(波司登)则凭据委托来举行消费加工,该项业务的客户大少数来自外洋。
  2017年,贴牌加工办理业务业务支出约9.4亿元,较上年同比增长20.4%,占公司总支出的10.6%,以2008财年为基准,CAGR为5.9%。
  该业务自2014年起出现萎缩态势,但在2017年完成了正增长。公司在2017财年年报中体现盼望经过聚焦焦点客户以期得到将来的高收益率。
  (三)、非羽绒服业务
  除了羽绒服业务,公司自2009年5月收买“江苏康博制衣无限公司”(男装公司)开端,就走在了多元化生长的门路上,不外比年来公司提及的“四序化”和“国际化”战略反复受挫。
  1、男装业务
  波司登的男装业务体现欠安,业务支出逐年递加,终极办理层决议在2017财年将男装业务整个扬弃。
  公司于2017年2月17日将持有的上海旭高古装无限公司(“上海旭高”)51%的股权全部卖出,生意业务对价总计4052.7万元,该公司拥有男装品牌“摩高”。
  上海旭高停止2016年3月的财年年度净盈余近6400万元。大概这也是公司急于动手的缘故原由。
  停止2016年9月30日,上海旭高净资产为7930万元,这次生意业务溢价率为0。
  2、女装业务
  有句话怎样说来着?男子在消耗本领金字塔上的排名还不如狗。到头来照旧女人的钱好赚。
  是不是如许呢?
  公司自2011年开端结构女装品牌,这也是公司“四序化”战略的一环。
  自2017财年开端,公司将“非羽绒服”业务拆分为“女装”业务以及“多元化”打扮业务,生长女装的刻意可见一斑。
  公司于2011年10月28日收买“杰西”品牌,该品牌女装的谋划业绩不停比力稳固, 2017财年完成业务支出3.9亿元,较上年同比增长20.1%。
  2016财年,公司收买女装品牌“邦宝”,2017财年该品牌为公司带来业务支出3.8亿元,较上年同比增长25.4%。
  2017年3月28日,公司以现金6.6亿元收买拥有“柯利亚诺”及“柯罗芭”品牌的欣悦打扮无限公司100%股权。
  停止2016年12月31日,欣悦的资产欠债率为91.3%,净资产为4400万元人民币,收买溢价率为1400%。
  并且,相干业绩答应仅有一年。欣悦答应,2017财年完成税后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7000万元人民币。但是很不幸,就这1年的答应也没能完成,终极完成金额为6150万。
  而欣悦在之前的两个财年红利环境怎样呢?答案并不悲观,2015年巨亏1.9亿元,2016年红利仅为1100万元。
  作为赔偿,卖方骏达团体仅仅回补了850万的差额。
 

豆油谨慎看待反弹高度

随着美豆大跌,本已十分丰厚的国内大豆压榨利润再度跳涨,这将继续驱动油厂开机率的回升,从而令豆油库存进一步增长,继续压制其上行空间。

图为江苏地区三个进口地的大豆榨利

在五一节前跌破M顶颈线后,外围油脂油料市场在美豆高库存压力下大幅下挫,节后豆油1909合约跳空补跌,一度下挫至5266元/吨低位。然而,中美贸易摩擦再生变数,豆油出现反弹,但在供应充裕的背景下,上行仍显示出乏力迹象。

压榨企业套保意愿强烈

近期美豆下跌势如破竹,连破900美分/蒲式耳和850美分/蒲式耳关口。相关机构相继上调南美大豆产量,随着收割的不断推进,南美大豆低贴水加剧了与美豆出口的竞争。中美贸易谈判迟迟未能达成协议,我国新增采购姗姗来迟,在猪瘟或影响大豆需求的担忧下,美豆回吐升水破位下跌。

目前美豆奔向800美分/蒲式耳,令十分丰厚的国内大豆压榨利润再度跳涨,国内大豆盘面榨利升至300—400元/每吨,压榨企业套保意愿随之大增。官方称,中美双方在取消全部加征关税、贸易采购数字应当符合实际以及文本平衡性三个核心问题上存在分歧,但当前中美对话并未完全停止,后市仍充满了巨大的不确定性。在此担忧以及丰厚压榨利润的驱动下,预计压榨企业的套保力量仍将制约豆油的盘面涨势。

油厂开机率将逐渐回升

从基本面来看,当前豆油已经进入累库存周期,预计增库存趋势短期难以得到改善,将继续压制豆油盘面。因南美大豆压榨利润丰厚,油厂尽量开机,上周国内大豆压榨量从五一期间的150万吨下方快速回升至167万吨,预计未来两周将继续回升至185万—190万吨的超高水平。

在豆油需求尚未好转的情况下,预计豆油库存将获得进一步增长。天下粮仓数据显示,截至5月3日,国内豆油商业库存总量为139.77万吨,较上周的138.21万吨增加1.13%,较上个月同期133.82万吨增加4.45%,较去年同期129.5万吨增加7.93%。因近期盘面表现较好,豆粕成交和提货较快,豆粕库存压力尚未起来,在后期大豆供应有保障的背景下,良好榨利令油厂积极套保并销售基差,预计短期油厂开机率将居高难下,豆油走势仍将受到高库存的抑制。

美豆旧季结转库存升至高位

自去年G20峰会以来,我国采购美豆1300多万吨,目前尚有760万吨未装出。因中美贸易摩擦再生变数,当前未装船的美豆可能会遭遇洗船,USDA对美豆2018/2019年度的出口目标也将面临下修风险。可能正是意识到这一点,USDA在5月的供需报告中将美豆旧季出口从上个月的18.75亿蒲式耳下调至17.75亿蒲式耳,令旧季结转库存升至9.95亿蒲式耳历史高位。

在如此高的结转库存下,虽然USDA在新平衡表中仅用了8460万英亩的种植面积及49.5蒲式耳/英亩的单产,产量从去年的45.44亿蒲式耳大降至41.50亿蒲式耳,但美豆2019/2020年度结转库存仍维持在9.70亿蒲式耳高位。美豆作为油脂油料的定价中枢,在其高库存格局难改的背景下,油脂油料整体价格重心预计仍将受到较强压制。然而,相比于豆粕,豆油拥有更大的库存压力,在油脂油料价格重心的下移中,豆油更容易成为空头打击的首要目标。

相关热词搜索:担保控股

VeChain的扩张继续:与中国电子和家用电器巨头合作

04月11日上海金交所Ag99.99价格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