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企进军P2P意在一箭多雕

更新时间:2019-06-12 11:44:19

  北京商报讯 火热的P2P网贷平台

吸引了不少险企的加盟。近日资本市场的“黑马”安邦保险也向P2P领域挺进。而市场人士认为,险企进军P2P意在销售保险、获取优质金融资产、了解投融资需求等,可谓一箭多雕。

  近日,一家名为“邦融汇”的P2P平台

相关公司股票走势

中国平安

中关村

打出一则广告语,“安邦保险集团倾力打造的互联网金融综合服务平台”,凭借安邦保险集团成员的身份,“邦融汇”逐渐走进人们的视野。

  据了解,保险公司“恋上”P2P已有一段时日,最早涉猎网贷平台的中国平安已在P2P领域摸爬滚 顶级配资 打五年之久,打造起全球第三大的P2P平台陆金所;2014年3月,由合众人寿参与发起的武汉小额信贷服务平台股份有限公司开始进入产品测试阶段;同年4月,太平集团旗下的太平电商也曝出为筹备P2P平台招兵买马,招聘P2P平台产业链条的相关技术人员;今年4月12日,由阳光保险集团发起设立的互联网金融平台惠金所也落户中关村。而安邦保险对P2P觊觎已久,旗下的“邦融汇”平台隶属于北京邦融汇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该公司早于2014年1月注册成立。

  合众人寿内部人士透露,目前武汉小贷公司已初步开展业务。北京商报记者登录刚刚宣布成立的“邦融汇”平台,旗下产品于今年2月便开始内测,多款产品已开始热销。

  事实上,在险企纷纷进军P2P领域的背后,则是P2P问题平台进入集中爆发期。第一网贷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P2P行业,2013年以来已经发生各种问题平台928家,其中2015年566家,占61%。其中,2015年7月,新发生停止经营、提现困难、失联跑路等情况的问题平台126家;问题平台率24.13%,创下历史最高纪录。恰逢这一风口浪尖,保险公司进军P2P领域不免让人担忧。

  那幺,险企缘何青睐网贷平台呢?对此,阳光保险相关人士曾解释,积极与各类金融机构合作,广泛获取优质金融资产;深入了解不同机构客户的投融资需求,为机构间金融资产交易及投融资提供信息咨询服务,提高机构金融资产的流动性。

  另有保险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是出于集团化布局的考虑。安邦保险更是将集团化的野心表露无遗,继CEO吴小晖公开表示“在安邦的战略规划版图中,互联网金融是重中之重”后,安邦保险集团整合的最新官网显示,目前安邦保险集团已将原有业务分裂出保险、银行、投资和互联网金融四大板块。

  除了集团化布局,互联网金融新规中明确规定,借贷双方通过P2P网贷平台形成借贷关系,网络贷款平台的提供

不良资产市场已达两万亿 资管公司变身投行促并购重组

  从我国第一家资产管理公司成立算起,今年刚好是不良资产行业从无到有的第二十个年头。


  显而易见的是,不良资产规模正稳步增长,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仅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就达2.16万亿元,较上年末增加957亿元,同比多增272亿元。除了银行业外,不良资产的范围还扩大至非银金融机构和上市公司等。


  标的的增加使得不良资产处置更趋向多元化,东方瑞宸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裁邱海斌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不良资产的处置模式正逐渐由传统的债务清偿转为以并购重组为主。与此同时,行业的转变和增长亦吸引了参与主体的不断增加,面对这数万亿的掘金市场,外资加速跑步入场,竞争日趋激烈。


  从“三打”到“三重”,处置能力提升


  在经济增速放缓和金融去杠杆推进的双重背景下,市场风险不断暴露,一边是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的增高,一边是资本市场企业债务违约的高企,还有商誉减值、业绩“爆雷”、股权质押的频现。由此导致的是,不良资产风险化解范围正逐步从银行的不良扩大至非银金融机构和非金融业的不良。


  而在资本市场困境上市公司和违约债的处理中,可以看到,处置标的与以往小型化资产包不同,其多为单体公司,且规模较大。如此一来,面对这些较为复杂的单体困境项目,传统资产处置方式亟须改变。


  邱海斌近日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目前,对于一些大型单体困境项目,行业内的共识在于要从‘三打’,即打折、打包、打官司的传统方式,转为‘三重’,即重组、重整、重构的特殊机会投资方式。”


  记者了解到,所谓重组,一般包括债务重组和资产重组,目的在于优化企

业的财务结构和资产结构;重整,即指在各相关利益方的参与下,帮助债务关系复杂的企业摆脱财务困境,轻装上阵;重构则是以“股+债+并购重组+投行服务+咨询顾问”等多种方式,对企业的资金、资产、人才、技术和管理等生产要素进行重新配置或外部引进,并构建新的法人主体或经营模式等,实现企业生产要素再造和提升。


  在邱海斌看来,新的方式要求资产管理公司要有投资银行的手段,通过行业整合和产业赋能,有效实现风险的平稳过渡和实质性的化解,并且由不良资产证券化的金融产品支持融资,使市场定价更加透明。


  不过,“三重”实现起来也并不容易。邱海斌解释道,从现阶段投资业务构成来看,其需搭建跨经济周期的中长期特殊机会基金来支撑,还要有高度的风险识别和风险定价机制,要有产融结合的专业运营团队。

涉嫌行贿、制售假药 这家公司上市刚满两年 4位高管被抓!深交所紧急发问

  继公司股票“披星戴帽”、股价连续暴跌之后,上市公司天圣制药的刑事犯罪危机仍在持续发酵、升级。

  5月29日,*ST天圣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因公司和控股股东均收到起诉书,公司涉嫌单位行贿罪、对单位行贿罪、生产销售假药罪;控股股东刘群和原高管李洪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等多重罪名,深交所要求*ST天圣对四大事项做出书面说明,包括说明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的过程、金额、结果等事项。

  2019年一季度,天圣制药实现营收4.75亿元,同比下降23.56%,净利润为1043.09万元,同比下降84.25%。面对公司高管被抓、股票“披星戴帽”的双重危机,*ST天圣股价连续跌停 配资门户一家天下 。近一个月,公司市值缩水近四成,目前最新市值仅为18.98亿元。

  深交所紧急问询,要求说明四大事项

  继5月28日,*ST天圣披露《关于收到公司及相关人员起诉书的公告》之后,5月29日,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随即对*ST天圣的董事会发出了关注函。

  *ST天圣公告称,公司涉嫌单位行贿罪、对单位行贿罪、生产销售假药罪;控股股东刘群涉嫌单位行贿罪、对单位行贿罪、生产销售假药罪、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虚假诉讼罪;原高管李洪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相关当事人均已被移送审查起诉。

  深交所高度关注此事,要求天圣制药集团对下述四个事项做出书面说明,并在5月31日前对外披露:

  第一,说明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的过程、金额、结果,以及上述事项对公司生产经营、承担法律责任等方面的影响;同时,自查并说明是否存在被依法吊销主营业务生产经营许可证,或丧失继续生产经营法律资格的风险;

  第二,说明刘群、李洪涉嫌职务侵占罪及挪用资金罪的具体情况、侵占或挪用的金额及方式、对上市公司的影响以及公司拟采取的解决措施,上述事项是否属于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3.3.1条第项规定的公司向控股股东或者其关联人提供资金且情形严重的情形,请公司律师发表专项意见;

  第三,说明上述事项对公司生产经营、管理层稳定性方面的影响,公司可能面临的相关风险及拟采取的应对措施;

  第四,公司认为应当说明的其他事项。

  公司涉嫌制售假药罪,实控人被告4宗罪

  公告内容显示,2003年至2018年初,时任天圣制药法定代表人及实控人的刘群,出于为天圣制药及其关联公司谋取不正当利益的目的,给予多名国家工作人员财物共计折合约1475万元,其中刘群代表天圣制药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共计约970万元。

  2006年下半年至2017年下半年,刘群为使天圣制药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有事业单位财物共计405万元,其中刘群代表天圣制药给予国有事业单位财物260万元。

相关热词搜索:本财配资在线配资

安恒信息6月19日科创板IPO上会 阿里创投是第二大股东

最后一页